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东汉末年枭雄志_ 六百九十六 嘿,史书-

时间:2021-05-10 18:4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御炎小说东汉末年枭雄志 六百九十六 嘿,史书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接到了郭鹏的召见,陈纪颇有些忧虑。

    他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来到了郭鹏的书房,和郭鹏面对面跪坐在软垫之上。

    他们中间隔着一张案几,案几上放着一只小铜炉,点着熏香,几缕幽蓝色的烟雾穿过小铜炉鼎盖上的空洞,固执的向上飘。

    时间倒退数百年,这是春秋战国时代君臣问对的标准模式,汉承秦制,这样的习俗也被保存下来。

    郭鹏很喜欢这种模式,觉得这种模式很有些逼格,所以他和他所看重的谋士们问对之时,都是用这种模式。

    眼下也一样。

    他亲手为陈纪倒了一杯饮料,递到了陈纪的面前。

    陈纪连忙道谢。

    “陈公无需多礼。”

    郭鹏微微一笑,开口道:“陈公是跟随我一路走来的老人了,我一路走来,陈公不辞辛苦的相助,我感激不已。”

    陈纪忙道:“些许微末之功,老臣不敢居功自傲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陈公何须如此?”

    郭鹏从怀里掏出了一份竹简握在手里,笑道:“有些事情,外人需要避讳,可陈公德高望重,何须在意?陈公且宽心,我对待陈公是没有任何避讳的。”

    郭鹏说出这些话,陈纪觉得很有些不理解,也算不上宽心,而且郭鹏刚才一直拿在手里的那份竹简……

    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陈纪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少倾,郭鹏再次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情,不知道陈公是否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陈纪忙道:“魏公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大也不大,说小也不小。”

    郭鹏把手里的竹简放在了案几上:“还请陈公过目。”

    陈纪有些疑惑的伸手把这封竹简给拿了起来,解开了绳索,细细阅读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这件事情也着实让孤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郭鹏端着水杯,喝了一口清甜的饮料。

    陈纪正在缓缓阅读竹简上的文字。

    这份竹简是雒阳留守、尚书令荀攸送来的。

    “孤是没有想到的,陛下要晋封孤为魏王的事情,这可不是孤主动提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纪读着读着,读完了简单的开场白,再往下一看,忽然心里一紧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荀攸记述,说小皇帝要晋封郭鹏为魏王,结果荀彧主动站出来反对,对郭鹏多加污蔑。

    魏王?

    荀彧反对?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“孤也没有想到,居然有人会对孤的用心产生怀疑,甚至觉得孤居心不良。”

    陈纪逐步阅读到了朝堂争端的部分,读到了荀彧屡屡反驳荀攸的提议的部分,额头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,心跳开始加速,嘴唇变得有些干。

    “孤更没有想到,居然有人会当堂说,孤昨日为魏公,今日为魏王,明日……”

    郭鹏放下了水杯,嘴角带着一丝笑意,冰冷的视线锁定在了陈纪的身上,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就是魏帝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陈纪正好读到了荀攸书写的关于『请斩荀彧,以正视听』的最后部分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陈纪的瞳孔一缩,呼吸一滞,背后瞬间冒出了大量冷汗,内衣快速被冷汗浸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手一抖,竹简掉落在了身前的案几上,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,而后又掉落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陈纪的嘴唇颤抖着,身体颤抖着,似乎连灵魂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郭鹏面色不变,笑容不变,眼神愈发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陈公,你说,明日,孤,就要变成魏!帝!了吗?”

    陈纪的呼吸因为紧张而十分短促,心跳不断加速,只觉得一股寒气由头到脚由里到外,使他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臣以为……不……不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陈纪的声音因为颤抖的身体而变得颤抖,变得断断续续的。

    他忽然注意到,似乎从方才开始,郭鹏的自称,从一贯的『我』,变成了冰冷的『孤』。

    “陈公以为不是?”

    郭鹏依然笑着,缓缓开口道:“可为何荀文若却觉得是呢?陈公,孤记得,荀文若和陈公好像关系不错,荀氏和陈氏,关系似乎也不错,长文和荀文若之间的关系,似乎更不错,是吗?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陈纪的身体僵住了。

    而后,几乎是转瞬之间,陈纪离开了郭鹏的面前,跪着倒退膝行数步,一个大礼拜伏于地。

    “魏公!绝无此事!”

    陈纪颤声道:“自从荀文若反对魏公封公以来,陈家,陈氏,就已经知道荀文若居心不良,就再也没有和荀文若有任何的来往!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郭鹏的眼神冰冷依旧,嘴角笑意却愈发灿烂:“荀陈二姓很早就开始交好,彼此之间亲密、联姻,早已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要是因为孤的问题而使得两家不再亲密,那岂不是孤的过错?

    荀氏和陈氏都是我汉著姓,两家亲密友好,互通有无,乃是我汉学术得以发展的重要基石,若是因为孤的原因,使得我汉学术不得发展,那孤,岂不是千古罪人?这个罪责,孤,可担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郭鹏满脸笑意,语气轻松,似乎在和陈纪聊家常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说给陈纪听,陈纪听来,句句都是诛心之语,要命之言。

    陈纪感觉端坐在那儿的郭鹏似乎已经举起了屠刀,正准备对着他挥下来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心跳如此之快,也从未觉得自己的大脑如此清晰。

    “魏公!”

    陈纪颤声道:“陈氏和荀氏之间,的确世代友好,但是,那只是学术交流,不涉及任何……任何其他的关联,魏公若不喜,陈氏今后,再也不会和荀氏有任何往来!”

    “孤方才不是说了吗?”

    郭鹏摇了摇头:“若是因为孤的原因,让荀氏和陈氏不再友好,那孤,就是天大的过错了,后人会怎么看待孤呢?”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陈纪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忙开口道:“魏公无错!魏公无错!陈……陈氏……老臣!老臣以为陈氏不当和荀氏再有任何牵连!陈氏……陈氏对荀文若污蔑魏公之言甚为不满!陈氏将立刻不再与荀氏有任何关联!今后,也不会有任何交流与姻亲!”

    郭鹏端起了水杯,又稍稍饮了一口清甜的饮料,只觉得满口香甜。

    不说话。

    不说话?

    那是……

    陈纪的眼珠子转了转,大脑飞速旋转,电光火石之间灵光一闪,咽了口唾沫,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老臣以为,颍川故里惨遭西凉董贼荼毒,早已残破不堪,不足以为陈氏故里,陈氏,愿举族迁移至魏郡居住,永不回颍川!”

    陈纪说完,以额触地,双手放在额前,伏在郭鹏面前,礼数十分周全。

    郭鹏放下了水杯,面露微笑。

    “这会不会太难为陈公了?毕竟是百年故里,故土难离,若是陈氏族人有所不满,埋怨孤,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会,陈氏的全体族人,没有任何怨言。”

    陈纪没抬头,跪伏在地上坚决的说道:“现在没有,将来也不会有,永远,都不会有!谁若有,就不再是陈氏子弟!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如此,甚好。”

    郭鹏微笑着站起了身子,走到了陈纪身边,蹲下,双手将陈纪的上身扶起。

    陈纪不敢看郭鹏的脸。

    “陈公,长文是个很优秀的年轻人,办事严谨,做事可靠,而且,还很有大局意识,我觉得,长文很有前途,陈公有个好儿子,我很为陈公感到欣喜啊。”

    陈纪一点一点的抬起头,一点一点的看到了郭鹏脸上的微笑,心下稍微有些放松。

    于是他咧开嘴角,很是勉强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能得到魏公的欣赏,是长文的福气,是长文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来,陈公,坐下。”

    郭鹏贴心的扶着陈纪走到软垫前,又扶着陈纪跪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纪端坐下来,摆正了姿态。

    “那陈公觉得,荀文若是该杀呢?还是不该杀呢?其他附议他的人,是该杀呢?还是不该杀呢?”

    就在同时,就在陈纪刚刚摆好了姿态的同时,郭鹏又说话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问出这样的问题的时候,郭鹏就弯腰站在陈纪身边。

    郭鹏的双手还在贴心的为陈纪打理衣领,很细心的为他打理,就像是一个恭顺的后辈一样。

    结果这位后辈所说出来的话却让陈纪再度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所以陈纪直接僵住了。

    少倾,陈纪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只……只要是魏公做出的决定,老臣……绝无异议,老臣一定会支持魏公作出的任何决定。”

    陈纪巧妙的踢了一次皮球,实在不想回答如此诛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杀人,还要诛心。

    郭子凤。

    你太狠了。

    陈纪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可郭鹏不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孤就是想听听陈公的意见,孤向来广开言路,广纳忠良之言,陈公不说,难道是不愿意回答孤吗?难道是觉得孤不值得陈公向孤进忠良之言吗?陈公对孤有意见?”

    郭鹏还是弯腰在陈纪身边贴心的为他打理衣冠。

    陈纪的整个身体都绷紧了。

    “老臣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郭鹏忽然对着门外喊了一声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陈纪有些奇怪,稍微偏了一下头,只见两个年轻的吏员走了进来,一人拿着笔墨和竹简,一人拿着案几和搭放竹简用的书架。

    两人操作一番,便是一人在案几前正襟危坐,摊开了竹简搭在了书架上,目不斜视,持笔欲写。

    一人坐在身边,为他研磨墨汁。

    陈纪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陈公,怎么不说了?是孤哪里做得不对吗?孤做的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郭鹏微笑着问道,手抚着陈纪的背,力道轻柔。

    陈纪的嘴唇颤抖着,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天子有诏,封魏公为魏王,荀文若身为重臣,却……却口出悖逆之言,污蔑忠良,用心险恶,其人其心可见一斑!造成的影响也十分恶劣,会让人怀疑魏公忠君体国之心,所以,其罪……当……当诛!!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说完,陈纪的呼吸急促起来,抿紧了嘴唇,嘴角向下,紧紧闭上了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整个身子都开始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持笔的年轻吏员立刻动笔,下笔坚决,运笔流畅,也不知在写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当诛啊……荀文若跟随我数年,说诛杀就诛杀,我的内心,也是颇为不忍,他怎么就如此糊涂,当今陛下即位已经是事实,他再不愿意,也不能谋害天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郭鹏面带悲戚之色,捶着自己的胸口,眼眶泛红:“何至于此?何至于此啊?”

    陈纪的瞳孔一缩,猛然抬头看向了郭鹏。

    “陈公?为何如此看着我?我说的有错吗?”

    郭鹏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花,有些奇怪的看着陈纪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陈纪愣了一小会儿。

    “不,不,魏公无错,荀文若有错,有罪!谋逆大罪!是死罪!”

    陈纪果断低下了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持笔的年轻吏员看了看郭鹏和陈纪之间的交流,稍微思考一番,又一次动笔,非常坚决。

    看着持笔的年轻吏员记录完毕,郭鹏便站直了身子,把陈纪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公的意思,我已经明白了,陈公暂且回家休息,陈公年龄大了,要多休息,多穿衣服,多吃清淡的食物,少油,少盐,如此方能长寿,长寿,方能看到长文出人头地啊。”

    郭鹏扶着陈纪一路走到了府门口,亲眼看着陈纪在下人的搀扶下登上了马车,看着马车慢悠悠的走远,消失在了街转角,然后才缓缓回到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屋子里,两名年轻的吏员还没有走,负责记录的那人将写上字的竹简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已记述完毕,请魏公阅览。”

    郭鹏点了点头,伸手接过,只见竹简上写了一段言简意赅的话语。

    『十一月,大鸿胪荀彧、太仆臧洪等二十八人密谋弑帝,尚书令荀攸上表论罪,称彧等罪大当诛,公与陈纪论彧等谋逆事,纪言亦然,公为之感伤,凄怆曰何至于此。』

    郭鹏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一式三份,多做储备,做好防腐,以备将来写史书之用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两名年轻吏员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郭鹏又笑了,笑得有些张狂无忌,有些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嘿,史书。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哈!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