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童颜王妃:王爷驭妻难_ 第一百六十六章 王爷,我们不约-

时间:2021-06-05 18:2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墨卿烟雨小说童颜王妃:王爷驭妻难 第一百六十六章 王爷,我们不约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白芸宁费了好大的劲,才支开了自己身边人,特意向小丫头打听了一下,他们霍家的园子位置,目的就是避开耳目,悄悄的躲进去度过自己十分难熬的月圆之夜。

    奈何君正皓的那些暗卫,实在是太难搞定,白芸宁折腾了许久,才勉强甩开他们,月亮越来越靠近天中,白芸宁身上的毒也在慢慢发作,毒性的侵袭让她丧失了最敏锐的直觉,连有人靠近自己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她飞到了草丛中以后,身上的功力也消失的差不多了,再也飞不起来,只能认命的落在草丛中,就在她忍不住抱怨的时候,忽然身后传来的声音,把她吓了一大跳!

    不过,当她看清楚了身后的人是谁以后,这才稍微的放心一些,看着君正皓对他询问:“三王爷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她明明记得,自己出来的时候,君正皓并不在府里,而且自己也顺利的甩开了那些君正皓的暗卫,怎么现在君正皓却依然微笑着看着自己,让她不禁怀疑起了人生,难道自己看见的是个假的君正皓?

    在询问的同时,白芸宁的大脑并没有闲着,而是开始不断地盘算着,自己应该如何才能够从君正皓手里脱身,如果自己不趁着最后的机会溜走,自己中毒的事情岂不是要露馅了?

    于是考虑再三以后,白芸宁决定,还是对君正皓义正言辞一些,让他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情,知难而退才行,于是便清了清嗓子,板起脸对君正皓问道:

    “三王爷,我实在是没有想到,你居然是这种人!”

    见白芸宁原本惊骇的神色,居然这么快就镇定下来,而且还变得严肃许多,君正皓觉得白芸宁的表情值得玩味,便同她应答一句:

    “宁儿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跟踪我,虽然我是你的未婚妻子,最起码我也应该是有隐私的!”对于君正皓这样的反应,白芸宁心中十分满意,继续严肃的回答,指责着君正皓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误会本王了,我并没有跟踪你,只是从大牢出来,刚好看见你朝着这边过来,所以本王过来是想跟你打个招呼的。”

    白芸宁装傻,君正皓也不含糊,十分配合的对着白芸宁装起了无辜。

    “呃!”果然,君正皓的回答,让白芸宁顿时有些无语起来,但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,该说什么才好,只好瞪着眼坐在草里,继续思考该怎么把君正皓赶走。

    君正皓把白芸宁从草丛中抱起来,低头看着她,发现她的脸色十分苍白:“宁儿,你这是怎么了,怎么脸色如此的难看,是不是受伤了?”

    面对君正皓的体贴,白芸宁恨不得自己会隐身术,这样就可以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!

    急忙挤出笑意:“三王爷多虑了,我好得很,只是今天晚上练习轻功的时候,腿忽然抽筋,有些飞不起来罢了!”她着急摆脱君正皓,不由得开始信口胡诌起来。

    奈何虽然白芸宁想的容易,接着却并不打算这样放过她,而是心疼的低头打量着她,笑着安慰:“宁儿莫怕,既然是腿抽筋了,本王帮你揉揉也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准备把白芸宁放下来,帮她揉揉小腿,白芸宁立刻如临大敌一般,变了脸色,干脆伸手搂紧了君正皓的脖子:“不用了三王爷,我现在腿已经好了,不抽筋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抽筋了?”白芸宁此时怪异的脸色,让君正皓很难相信她的话,相反还怀疑起了她诓骗自己的目的:“你这么说该不会是故意诓骗本王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三王爷这是哪里的话,我怎么会骗你呢?”

    白芸宁又急又气,还想跟君正皓争辩几句的,却被气的一下子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正皓还想再逗逗她的,但是看着她苍白的脸色,终究还是十分的不忍心,只好轻轻地叹了口气,既然白芸宁已经昏过去了,自己还是先把她带回府里去修养。

    不由得他心中也有些惋惜:“这个丫头的身子骨怎么这么弱?”

    可是才走了没几步,君正皓忽然意识到了,自己怀中的人有些不对劲,只觉得白芸宁的重量怎么越来越轻了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怎么这丫头越来越轻?”君正皓不由得停下脚步,接着月光打量着自己怀里的人,发现原本怀中的白芸宁,不知道什么时候,居然换了另外的一个模样。

    原本丰腴的身材不见了,居然化作了一个小孩子的模样,紧紧的闭着眼睛在自己的怀里安睡着。

    看着白芸宁的这副模样,君正皓顿时惊讶起来,赶紧眨眨眼睛,怀疑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一切,不过只是一场幻象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再揉揉眼睛,怀中依然是个稚嫩的孩童,而且这个孩童也并不陌生,自己曾经见过她好几次,可是君正皓疑惑地是,好端端的,怎么自己怀中的白芸宁变成了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不由得,君正皓回忆起了之前,自己曾经见过这个孩子几次,每次都让他觉得,这个孩子的眉眼像极了白芸宁,以至于当这个孩子谎称,她是白芸宁女儿的时候,虽然在年龄上让他十分怀疑,但是单凭长相,却跟白芸宁像极了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意外的发现,让君正皓打消了送白芸宁回去的念头,反而是飞身而起,朝着宅子的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他发现,在白芸宁的身上,似乎隐藏着许许多多的秘密,她今夜躲到这里来,就是为了隐瞒住所有人,若是自己带她回去,岂不是要把白芸宁的秘密泄露了?

    虽然他不明白,白芸宁为何对自己隐瞒,但是也愿意相信她的为人,决定还是在这里先陪着白芸宁休息一下,不查清楚的话,君正皓实在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白芸宁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见了一堆和自己没多大关系的记忆,只是记得清清楚楚,自己路过了一处宫殿,一个穿着华贵袍子的男孩蹲在草丛边哭着,白芸宁 本来就不是一个热情的人,便站在不远处,冷眼旁观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一个梳着双髻的小丫头路过,看到了这个哭泣的孩童,便蹦蹦跳跳的走过去,蹲在他身边问道:“大哥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个男孩子,在女孩子的招呼声中,茫然地抬起头来,一双目光中透着无助和哀戚,木然的看向白芸宁的方向,似乎能够看到白芸宁一般,朝着她哭喊一声:“母妃!”

    白芸宁看清楚了这个男孩的长相,顿时只觉得自己心口一凛,这个孩童的眉眼极其熟悉,虽然她想不起在哪里见过,却直觉得认为,这个孩子和君正皓十分的相似。

    “啊!”白芸宁发出一声惊呼,顿时睁开了眼睛,黑漆漆的房梁隐没在黑暗中,目光中只有不远处一点灯光,她四下看看,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,居然被人放在了一处空旷的房间中,这屋子的桌子上落满了灰尘。

    在她还没有观察清楚周围环境的时候,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轻笑: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白芸宁惊骇的听出,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,正是不久之前刚见的君正皓,顿时紧张的防备起来,忍不住伸手攥紧了自己的衣角,开口道:

    “三王爷,你怎么还没走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子,本王怎么放心走呢?”君正皓微笑着从黑暗中走出来,段了一碗水递给她:“难道你就不打算跟本王好好的解释解释吗?”

    白芸宁见君正皓走过来,防备的看了他一眼,被他目光中的热忱给震撼,立刻不自觉得垂下了眼睛,并没有接那杯水,带着赌气的口吻说道: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解释的,难道三王爷没有看到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本王想听听你怎么说。”见白芸宁对自己赌气,君正皓立刻明白,白芸宁定然是不想跟自己多说,但是他的心中,却又无数的疑团想要解答,一时之间却没有答案,只要白芸宁开口,他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“三王爷想听什么?”在君正皓的目光中,白芸宁轻轻地叹了口气,认命的点点头,觉得这种时候,自己似乎也没有能够隐瞒君正皓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看着白芸宁的这副神态,发现她此时稚嫩的模样以及孩童的嗓音,让君正皓觉得十分惊喜,感觉这个小丫头可爱极了,便又把水递到了她的面前:

    “只要是关于你的,本王都想听,先喝口水润润喉咙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白芸宁没有推拒,将君正皓递上来的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喝完了水以后,白芸宁目光看着如豆的烛火,沉吟了许久以后,才把自己中毒的事情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讲到了最后,白芸宁耸了耸肩,忍不住苦笑一声:“所以之前自称慕白的人也是我,当时情况紧急,我也是没办法才想了给那样的计策,不过到现在我也想不起来,给我下毒的人,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听白芸宁讲完了中毒的过程,君正皓心疼极了,将她轻轻地拥入了怀中,用下颔抵住她的额头,轻声的安慰:

    “宁儿莫怕,待回京以后,咱们立刻成婚,今后本王定然为你找出下毒之人,逼他交出解药,铲平一切障碍,以后你的每一日,都由我来守护如何?”

    听了君正皓的话,白芸宁心中深受感动,但是总觉得自己现在,以一个孩童的模样躲在君正皓的怀中,这样的感觉实在是怪异极了,让君正皓有一种恋.童癖大叔的猥琐感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破坏了君正皓在她心中的形象,便索性抬起身子推开君正皓,摆出了一副三好学生义正言辞的姿态,同他说道:“不约,王爷我们不约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